献完身,发现老公对我妈做的恶事

 献完身,发现老公对我妈做的恶事

  把你的美好,装进我的瓶子。

  贰 瓶 子

  让我陪你很久很久

  文/淡定猫

  Hello,连载《烈焰芳华》已完结,后台回复【烈焰芳华】可提取全部汇总。

  上次发《渣男圈养我20年,把我当女儿、妹妹、老婆》时,很多宝宝都说很好看,想要看连载。瓶子当真了~就真的准备了这个系列。

  今天是新连载《吸血鬼之恋》的第10篇,为了更好记一些,我改了主角的名字~希望大家喜欢。

  01.渣男圈养我20年,把我当女儿、妹妹、老婆

  02.妈妈跪求我老公,尝尝我妹妹

  03.我穿X感吊带勾引老公,他让我滚

  04.我和富老公没圆房,白莲妹妹要自己上

  05.迷乱的夫妻夜,情夫当场把我抢走

  06.未婚夫的会议桌上,有13个待宰少女

  07.老公喂不饱,半夜拿我当夜宵

  08.虚荣妹妹嫁的富老公,是个变态

  09.我身上的灼热,烫到了老公的唇

  1

  我是被晨光唤醒的。

  张开眼睛就看到柔和的金黄色阳光洒进屋里,如同柯斯金色长发的色泽,让我倍感温馨。

  我细细查看身上的皮肤,昨天那些红色紫色的色块消失不见,肌肤恢复之前的白皙无暇。我感到浑身舒爽,就像夏日大汗淋漓后洗了一个冷水澡,所有的酷热粘稠,都烟消云散。

  柯斯不在身侧。

  我有点失望,原本还期待看到他沉睡的俊容,都怪自己太贪睡了。

  可想到昨天我们的缠/绵,两颊不由烧红,羞赧之情跃上心头,突然又不知道怎么面对他那双波澜不惊的湖蓝色眸子。

  在房里磨蹭了半天,我还是换了衣服下楼,他已经坐在餐桌前等我。

  “睡得好吗?”他问。

  我害羞地回避着他探寻的目光,低头看眼前的食物。

  餐桌上摆放着色泽艳丽的花朵,香味扑鼻,让人食欲大振。我假装埋头吃食,直到他收回目光。

  突然,我想到什么,猛地抬起头:“冷影没有追过来?”

  我们跟人类血族一起带走了冷影两个血奴,昨天柯斯还因为我打伤了他,按照他的性格,肯定要闹翻天。

  “昨天他伤得那么重,暂时不会追过来。”

  “你昨天也伤得很重,怎么还能……”接下来的话,我几乎要咬掉自己的舌头了,又想到昨天那一幕幕,脸上一片火辣辣。

  “能什么?结合吗?”他神色无异地吐出那两个让人面红耳赤的字,继续解释道,“对血族来说,结合反而有利身体修复,所以我恢复得更好了。”

  什么?难道我变成滋养品了?全宇宙好事都让你们血族得了!

  我愤愤地想,用力地将手里的叉子叉入花肉里,送进嘴里咀嚼,瓷盘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昨晚累坏了吧?多吃点。”他体贴地将多余的花卉再往我眼前推一推。

  “我会有小血族吗?”我突发奇想地问。

  突然觉得,要是能生下一个跟柯斯一样俊美的血族,似乎也是件有趣的事情。

  “血族的血脉很难怀上,如果想受孕,还要多结合几次才行。”他轻描淡写地说。

  完全不顾我的脸已经红到要冒出烟。

  为什么血族进化那么多年,还是没有进化出羞耻感这种东西呢?他总是能脸不红心不跳地说出这些让人浮想联翩的话。

  2

  吃完早餐,柯斯就要去酒庄解决血族的事务了,花族长老这次利用我让两个纯血族大动干戈的事件,似乎引起了血族星球总部的极大不满。他不得不抽身离开,去处理这个烂摊子。

  “别做让我担心的事。”他声音严厉地抬起我的脸,用湖蓝色的眸子逼视着我。

  我眨了眨眼,凑近他的脸亲了一下,然后如小狗一般埋进他怀里蹭了蹭。

  他显然对我的亲昵毫无招架之力,语气瞬间软了下来,抚摸着我的长发:“等我回来。”而后,恋恋不舍地走出宫殿大门。

  一旁的管家看我目送他离开的样子,心里估计在嘀咕:可怜的主人,你被夫人温顺的样子欺骗了,她怎么可能不做让你担心的事情。

  我大概感应到管家的心声,转身对他露出笑容,心满意足地看到他脸上露出惊悚的表情。

  最近,我发现自己越来越坏,总是喜欢逗管家。

  没错,我不可能乖乖待在宫殿里,因为,我有太多想知道的事情了。

  我在夜色醉人的晚上等来了张伦。他还是一如黑夜那样神秘邪魅,可这一次他看到我,脸上有淡淡的落寞浮现。

  就在昨天,我用木刀划伤了他,还跟柯斯完成了结合仪式。

  人类血族的思维模式比纯血族更接近人类,爱而不得,应该也是人类血族最大的痛了吧?

  “安熙想见你。”他说,我脑海中立刻浮现那双深邃忧伤琥珀色眸子的主人。可是,我跟他并没有交集,他何故要见我?

  似乎读懂了我的疑问,他朝我伸出手:“见到他,你就知道原因了,相信我。”

  此刻的张伦,没有任何身为血族应有的煞气,好似被剥开壳的牡蛎,柔软脆弱,让人不忍拒绝。

  我趴在张伦背上,被他风一般的速度卷入夜色中。

  突然,他充满磁性的声音跟呼呼的风声一起传入我耳中:“洛洛,我知道你跟柯斯结合了,可我不会放弃的。”

  我内心微微触动,但巨大的疑惑盖住了感动:“为什么是我?因为我的血液特别甜美?”

  “可能是吧。”他深深叹了口气,似乎很无奈。

  我沉默,不知道此刻的张伦,思绪已经回到多年前。

  那个时候,花族长老将一个面容娇艳的稚嫩婴儿抱到他面前:“就是这个,纯血族的毒饵。”

  他看着婴儿纯净的眼眸,心里微微有犹豫。

  “不用不忍,为了整个花族,个别牺牲是必须的。”花族长老催促道。

  于是,那细尖的针筒,便扎在她细嫩的皮肤上,她皱起眉头,扁着嘴巴,却没有哭出声。

  他心神微动,突然有了私心,给她注射了另一种药。

  那种药的作用是,她长大遇到自己爱的人,会自动解开原先下的毒。

  因为那时候的他想,万一有天,她爱上的是人类血族呢?

  又或者,爱上的,正好是他呢?

  3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