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氦》影评精选

 《氦》影评精选

  《氦》是一部由安德鲁·瓦尔特执导,Marijana Jankovic / Casper Crump / Pelle Falk Krus主演的一部剧情 / 短片 / 家庭类型的电影,特精心从网络上整理的一些观众的影评,希望对大家能有帮助。

  《氦》影评(一):当诗人到医院当保洁人员

  这是一部关于诗人跌落尘世成了医院的保洁人员然后巧遇重病少年并通过故事让病危少年在充满幻想与希望中接受死亡、走向死亡的“凄美”故事。

  我承认,故事中规中矩,并且由于我下载的视频播放中出现了多次的多次问题,我甚至只记得我看电影时卡住了······

  最后说一句,诗人没法长时间面对死亡,所以诗人不能长时间在医院呆着,否则要么选择死去,要么选择成为远离人群的潜在变态。

  《氦》影评(二):谎言构造的希望

  微电影《氦》讲述了一个得绝症的小男孩与医院保洁员之间的感人故事。在影片中保洁员用善意的谎言为男孩编织出美好的世界,当现实与梦幻交织,当希望与死亡反复,导演为观众缔造了一个美好温馨的世界。

  平凡的人生,感人的故事。微电影《氦》中小男孩因得绝症在医院认识了一位保洁员,保洁员为他编制了一个叫“氦气天堂”的世界。在生活中氦是一种无色无味的气体,可以让热气球飞向天空。但在影片中,氦气则是一种生的希望。导演以氦为题,讲述了一个小男孩对于生的希望,能够从不一样的视角诠释这样一个看似平淡的故事。

  镜头语言的变化运用对于影片基调细节的把握,刻画人物细腻的情感十分重要。故事在小男孩初次与大叔的对话中展开。这时镜头不断地在小男孩与大叔之间来回切换,为后面故事的情节做出铺垫。在第二次大叔与小男孩相遇后,护士与大叔在聊天过程中提到秋千,此时在固定镜头中秋千在左右摇摆,在这时的秋千代表着希望。在影片结尾时,运用推镜头使汽艇越来越近,此时的小男孩,向往的是对另一个叫做“氦气天堂”的世界。这些镜头语言的变化运用替代了叙事,推动了故事情节的发展。

  电影叙事的推动,艺术形象的塑造,除了视觉画面之外,还有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就是声音。在微电影《氦》 中,影片人物语言,处处彰显着鲜明的人物风格。当人物真实的心理传达给观众。如“影片中保洁员对护士说,我们的故事还没讲完。”能够让荧幕内外的人直观的了解他对小男孩的关爱,具有极强的感染力。 一个谎言可以毁掉一个人的一生。但有时一个谎言可以重拾一个男孩希望。

  《氦》影评(三):氦:飘着的希望

  氦无色无味,可以让热气球飞向高空,倘若我们的世界都充满氦,万物都会飘起来,我们也就可以漫游空中,小男孩的世界里氦则是另一种生的希望。导演以氦为题在运动镜头的转换上,告知我们属于男孩的生存希望。 一组正反打主客观镜头的切换,告知我们一位大叔将会用氦为男孩描绘出生的世界。故事在男孩初次与大叔的对话中拉开帷幕,护士小姐已经离开,镜头不停的在男孩与大叔之间切换,在这一大叔为主观视角的一组镜头里,小男孩的神态更显得天真可爱,而大叔在与小男孩视角来回交替中告知了男孩氦的世界也因此点燃了男孩的生存希望之火。 固定镜头的出现不止暗喻了氦的飘渺,还有大叔内心的激荡的爱心。在第二次大叔与男孩相遇后,护士与大叔的聊天中提到两个月前的秋千,此时镜头由以大叔为视觉主题的正反打对话中抽出来,转为以大叔的视角注视男孩两个月前坐过的秋千,在固定镜头中秋千在左右摇摆,这一大叔视角秋千的移动正好印证了氦的飘渺不稳定性,可随着秋千运动的逐渐和缓更揭露了大叔内心的情感,大叔内心对挽留男孩给予男孩希望这件事上的决心,和得知男孩最后终死内心的绝望与痛苦。在大叔的视角里,希望与氦和秋千是连在一起的,秋千在这一固定镜头里代表着从前的希望,大叔的视角则代表着他将用氦为男孩带来以后的希望。 一组推镜头加固定镜头的使用标志这氦来了,小男孩将获得“解脱”。在最后的正反打结束后,小男孩进去了氦的世界,倚在窗边看着越来越近的列车,此时故事发生到这里已经趋于结尾,导演以一个开放的结局让观众引发猜想,氦即将来到,男孩究竟是在闭眼听着大叔讲述的结局还是已经死了。推镜头的使用让氦越来越近,距离小男孩也越来越近,最终氦来了,小男孩倚在窗边看着庞大的氦,这是镜头开始转换,镜头变为一个固定镜头,小男孩的视角里氦的色彩还是形状都符合自己内心的想象,在此时小男孩的内心是不惧死亡的,在小男孩的内心燃起的只是对另一个美好世界的向往,然后在这一刻,观众的因也将随之惋惜,因为氦即是生的希望,又是死亡的来临。 小男孩最终登上了飘起来的氦,也听到了故事的结局。

  《氦》影评(四):一个博爱的故事

  影片中小男孩和大叔其实是互相找到自己价值的关系。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